開放的人,我們要感謝保守的人。

 

撰文:幫人打字機   2020-05-15 0:33 最後更新日期:2020-05-15 0:35

 

縱觀身邊人,大家在性愛上有著各種不同尺度,或保守或開放,比較之下,我是屬於開放的一群。

 

兩派一向水火不容,

保守的認為開放的變態淫亂;

開放的認為保守的食古不化。

 

但事實上,重點從來都不應在於你是開放還是保守,而應是每個人都有選擇尺度的自由,而這個尺度,是一種自覺,是需要互相尊重的。

 

說開了,就像每個人對食物的要求也有不同高低,總不能說追求美食就等於暴飲暴食,不追求就是浪費人生吧。

 

當然,

你是可以開放的,

你是可以保守的,

這都是大家的自由。

 

可是,什麼叫開放呢?什麼叫保守呢?

或許到最後,這不過是我們自己給自己的標籤而已。

 

但既然要把尺度標籤,那麼開放派就應該好好感謝保守派。

 

就是因為有保守派,

開放派才會享受到心理上的快感。

 

試想像一下,假如世上沒有保守派,每個人都很開放,那麼去車震的時候,除了在車廂這個狹小空間會礙手礙腳之外,還有什麼好玩呢?

 

如果大家都習以為常,不當這是一回事,車震就會失去了被揭發的恐懼,令刺激感大大降低。

 

假如全人類都性開放,就不會再有野外露出、震蛋內褲甚至是各種各樣的羞恥Play了。事實上,羞恥Play根本就是根據社會規範去建立的。

 

就算是和羞恥感無關的性癖,其實也會因為違反了某些社會準則而產生一種心理上的快感。

 

所以,我們應該慶幸世上存在著保守的人。

 

何況,保守是一個必然的存在。

 

保守和開放只是一個對比,只要人的尺度有高低之分,就一定會存在「比較保守」和「比較開放」,一百萬人就有一百萬個不同尺度。說不定,對某些人來說,我也算是個保守派呢!